奥尔巴赫87年专访:忠诚是双向的 球员薪资最好教练定

鲍勃-库西总会叫他“阿诺德”,但大部分篮球迷都叫他“里德”。印着这个称呼的球衣也被悬挂在波士顿花园的天花板上,就跟那17面总冠军旗帜在一起,是他治军有方的明证。

阿诺德-奥尔巴赫,可以说是美国体育史上最成功的领袖之一。几十年来,他作为凯尔特人的教练、总经理和总裁,他把自己的作风带进了球队,树立了胜负分明的文化。他的管理哲学以忠诚、骄傲、团队和纪律为基本价值,其实适合所有领域的管理层学习。他的哲学也让凯尔特人在球场上和商业上的表现都非常突出。

1987年,在位于波士顿的办公室中,奥尔巴赫接受了采访,讲述了经营豪门的这些年。

·当你在50年代来到绿军的时候,可没有什么“豪门荣耀”的说法。但36年后,每个人都开始这样看待绿军,这已经成为了球队的文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奥尔巴赫:总结起来就是关心吧。现在我还在跟35年前在球队里打球的弗兰克-兰姆塞、艾德-麦考利、伯恩斯、麦克金尼斯这些人有联络呢。我了解他们是怎样的人,可以做什么,如果他们有需要,就会联系我,如果我有需要,也会联系他们。

就是家庭的感觉。有两个人很能说明问题,一个是韦恩-恩布理,他在辛辛那提打过9年,来凯尔特人结束自己的生涯。他从没谈论过在辛辛那提效力的事,讲的都是凯尔特人的骄傲。

另一个是保罗-西拉斯,我曾经得到过的最棒的褒奖就是来自于他。有一天他过来对我说,“我听说很多关于凯尔特人骄傲的话题,觉得简直都是垃圾。”他来绿军效力的时候已经是老将了,所以他会这么说。“但是,”他又说,“我想错了,我感觉自己成了球队的一部分,在这里效力真是我生涯最快乐的时光。”

奥尔巴赫:那要从好久之前说起了,那时候沃特-布朗还是球队老板,我就想到了一个理论,我们沿用至今。我的理论就是,一个球员的薪水应该取决于我的看法。球员拿多少钱应该先看他能为胜利作出多少贡献,而不是他的数据好不好。

我不相信数据,在比赛里有太多东西是无法用数据衡量的,比如球员的心,他的关键能力,他的牺牲精神或是防守态度。

如果一个球员防守态度好,态度很努力,就能影响他的进攻。但现在很多球员只关注进攻,就好像棒球球员说的,“我长打率有.300,我就该拿很多钱。”

我是不会在乎一个球员得了多少分的,而是在乎他在什么地方得到的?是不是在垃圾时间刷来的?还是都在关键时刻得到的?让他得分的对手实力是否很强?这都是影响判断的因素。

奥尔巴赫:不仅仅是因为钱,就好像拉里-伯德在关键比赛开始前总会说的那样:“我会做好准备,其他人也会做好准备,我们要赢下来。”他不会说“我要赢下来”,而是说“我们”。传出好球比投进好球会让他更开心。

奥尔巴赫: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对管理层有信心。我相信忠诚是双向的,但很不幸,现在的管理者总觉得忠诚应该是员工具备的,而他们却不需要。

我们建立球队文化的根基就是关怀,这不是说不能交易球员。毕竟要提升球队,必须要懂得变通,做出交易。但这些年来,我们的交易确实很少,在我们这打了五六年的球员一般就想留在这里退役了。当球员生涯进入末期,我们不会甩掉他们。

大部分球员是自己选择退役的,他们会告诉我自己不想再打了。琼斯兄弟、库西、拉塞尔、桑德斯、哈弗利切克、尼尔森、海因索恩……他们退役的时候我绝对没有给任何压力。在这里的球员都会觉得,只要能上场发挥效率,做好工作就能开心,而我们也会尽力照顾他们。等到他们退役,我们也会关心他们接下来会做什么。

奥尔巴赫:我想球员们都知道,如果我做一个决定,那大家都要支持。他们不会欺骗我,因为我不会欺骗他们,他们不会假刻苦,不会不用心。

奥尔巴赫:我们希望球员带着愉悦而不是恐惧打球,这跟所有工作一样,如果员工很害怕,那你别想他们能发挥创造力,或者头脑风暴出什么有价值的想法,他们只会是一群行尸走肉,不愿惹任何麻烦,打卡上下班,按时回家。但我宁愿要另一种气氛。

我们要跟他们交流,不要不公正的处罚球员。很多球队都有对迟到球员罚款的规矩,我们也有规矩,但不是不能通融。我们会跟球员交流,是绝对不会威胁员工的。

以前我在做教练的时候竟然这样做:我不会警告球员不能怎样怎样,不然就会被罚款或禁赛;我只会说,如果他们犯错,我会让他们屁颠屁颠地忙,他们就很好奇我会做什么。

奥尔巴赫:骄傲心,就够了。出色发挥的骄傲,赢球的骄傲,我会告诉他们,“变成世界上最强队伍中的一员,你们在休赛期难道感觉不爽吗?”

当然,我们也会做一些搞笑的事,比如你会不会说“让我们为吉佩尔(里根总统的昵称)赢场球吧”?有一天我在跟弗兰克-兰姆塞聊天的时候就说,“兰姆塞,说点话激励大家吧。”于是他走到黑板面前,说:“如果赢球,8000美元,如果输球,4000美元”,结果大家都破产了。

奥尔巴赫:在体育界,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会发生,有很多不确定。所以当球员们能为正直、诚信的管理层效力,他们会很有安全感。这样一来,他们就不愿离开,会在场上为球队付出一切。

这些年来我拒绝过很多次交易,哪怕能换来更强的球员,但都因为我不确定改变化学反应会怎样。哪怕那位球员能力很强,但我不确定他的个性能够融入这班球员之中。

奥尔巴赫:有时候会的。我们的球员都很聪明,他们也都想凯尔特人变得更强,我会跟库西、哈弗利切克或拉塞尔、伯德聊这些,跟他们说有怎样怎样的机会,问问他们的想法。为什么不问他们呢?我从来没自大到觉得自己什么都明白的地步。

教练组也都会参与球队所有决定,我绝对不会用个人意愿强迫任何球员服从教练,因为如果我选了一个教练不愿意要的球员,那肯定会影响球队情绪和发挥。

奥尔巴赫:很简单,我不会干预教练的工作,如果他们觉得什么出了问题,就会来跟我讨论。但都是他们提出问题,我坐这个位置,最不该做的就是插手他们的工作。现在很多球队的总经理觉得自己可以干预教练和球探的工作,球员们如果意识到这个行为,那球队纪律就会混乱,化学反应也会遭到破坏。

奥尔巴赫:是的,我是有这个名声,但我只是不喜欢一个价值10万美元的球员跟我要价100万,以为我们可以谈判到50万。

我就会说:“听着,这家伙就值这么些钱,我们可以多给几千几万,但百万级那是不可能的。你做什么都不会改变我的想法,所以别再说这种价格了,就算是200万、300万对你也没有任何好处。”我会说我们做事很公平,如果球员拿出表现,我们会涨薪水,但前提是靠努力挣钱。

奥尔巴赫:绝对不会。我总告诉他们,我不是卖车的、卖房的、或者是银行的。你打篮球要付出多少代价呢?搞清楚然后好好打就行了。你想要车,就去买辆车。

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故事,有些身价百万的球员告诉我,他想在入选最佳新秀阵容后得到1万奖金,我就说,“我可以给你新秀最高的薪水,如果你没进最佳新秀阵容,那我就是个二货。”

(奥尔巴赫实际上指的是拉里-伯德在刚刚打算与球队签约时他的经纪人闹的把戏,当时经纪人要求绿军支付伯德家人来往看比赛的机票钱,同时要求如果伯德入选最佳阵容的话要给予额外奖励,结果被奥尔巴赫非常强硬的拒绝。)

奥尔巴赫:一开始是有的,但我觉得他们是在为球员做好事,不在乎老板的利益。他们什么都想要,你满足他们就要赔钱,但他们不在乎。他们不想知道你的困难,只在乎怎么满足自己一方的需求。他们会觉得,有什么区别呢?反正老板会卖队,总有人会想买,还不是为了自大,想出名。

但这种趋势也会停下来的。很多涉足体育超级有钱人只是嘴上说他们不在乎一年赔500万美元,但真要赔这么多,他们立马退出。他们花了钱,赔了钱,还不能赢球当然不行了。

总会走到一个中间地带,球员们总会意识到如果他们得到想要的一切,老板的生意就做不下去了。

·你跟两位老板合作过,都是布朗家族(沃特和约翰,不过只是姓氏一样并没有血缘关系而已)。

奥尔巴赫:他们俩是完全不一样的,沃特-布朗真的是我见过最棒的人之一,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天哪,我为他工作了16年,连合约都没签过。

奥尔巴赫:反正每年结束我都会问沃特,我的合同在哪里。他会说,“你想要什么?”有时候我会告诉他我什么都不要,我们没挣钱,但球队还挺强。有时候我会说想加薪,他会说,“没问题,还有呢?”我就说没了。反正我们讨论这些问题不会超过1分钟。

我们每次都是在盥洗间敲定交易,他的办公室大门总是开着的,里面总有人,我就会很生气,问他究竟有没有能说话的地方,他就说,“好吧,那我们去洗手间聊吧。”

奥尔巴赫:他则是个很自我的人,就好像自己什么都知道一样。他有时候会给别队的经理打电话询问情况,结果被骗。那些经理会提供好多信息,然后他们给我打电话,问我,“这家伙究竟想要什么?”

他会做交易,在没咨询我的情况下做了个大交易,很可能会毁掉球队。(和下文所指一样,是在不点名的提球队在70年代交易得到鲍勃-麦卡杜的事情,这件事老主教没有参与,甚至是从报纸上才得知球队做了这笔交易。)

奥尔巴赫:他已经毁掉了,只不过我们很幸运,能够重建回来。一个错误的人可以非常迅速毁掉一切的。

奥尔巴赫:比如说,你做了一笔亏了几百万的交易,如果签了一个价格高而效率不高的球员,那就亏进去了几百万。这种事在联盟司空见管,大部分人能看开,但我觉得这样的球员会让球队分心。

2017年5月16日的乐透抽签中,凯尔特人获得队史上第一个乐透制度下的状元签(随后通过交易换回了76人的三号签和湖人明年的选秀权)。与区区20胜的烂队不同,他们本赛季常规赛力压骑士夺取东部第一,又在季后赛杀入东部决赛。尽管被勒布朗的球队绅士横扫,球队和球迷依然普遍认为凯队度过了十分成功的赛季。

奥尔巴赫:必须从头开始,选出联盟的最强球队,以对方为目标重建。这不是立刻能完成的事,但要设立好目标,尝试两三年,就算困难重重也要坚持。看我们选了拉里-伯德,哪怕他不能立刻出战,原因就是这个。后来我们又交易得到了麦克海尔和帕里什,而老板哈利-曼谷瑞恩是很支持我的。他当时有一架私人飞机,我想用来飞到明尼苏达看麦克海尔,他都答应了。

·看老板花了这么多钱,给了这些大合同,你觉得职业篮球究竟是商业还是运动呢?

奥尔巴赫:从心底里,我很难把这不当做商业,但我仍然觉得这是出于热爱的辛苦劳动。我总把化学反应和球队表现放在第一位,我主要关注的还是球队实力。如果你的球队是人人都爱看的,球员们都很努力也很享受比赛,那自然而然就能吸引观众赚到钱,商业上也就能成功。

奥尔巴赫:完全没变。我仍然试图回复所有收到的信,我仍然会告诉管理层,我不希望他们给任何富翁特殊优待,不管是豪华包厢还是3美元的座位,待遇都是一样的。我不希望大家苛待贫穷的消费者,他们才是我们做生意的根基。每一个球迷都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不能忘记这点。

很多人在做了管理层之后就觉得自己很特别,一下就膨胀了,反正我从来不那样。我永远把大门打开,随便你来讨论。这也不意味着无节制地拉近距离,直到失去球员尊重。要有一定的距离,但不能像很多经理那样变成势利小人。不然会忘记一开始自己奋斗的样子,失去对球队的把握。不然做到麻木,就是每天早上提交报告,只做最底线的工作了。

奥尔巴赫:我认为是一样的,大家也都说我可以在别的领域做管理,比如接管红袜队或者爱国者队。但这其实没啥道理,毕竟我不懂别的运动或是产品。

现在体育圈有个大问题,无知很可怕这个格言说的很对,很多老板在别的领域成功,就觉得自己在几个月内能懂篮球经营,失败了也不知道找自己的原因,他们不明白失败就是因为他们不够懂。

奥尔巴赫:我努力呀。我从教练做起,在做经理的时候也做教练,做球探,做客场协调。我一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周四在纽约,周六已经在波士顿。如果我去做球探工作,就让人帮我盯着训练,当时我没有球探。我们也没有录像可以看,而现在,做我曾经做过工作的一共有6个人。

奥尔巴赫:这不是我带来的,而是球队整体的,大家都是机器上的螺丝钉,少一个都必须有人来补上才行。在拉里-伯德之前我们也是凯尔特人,在他之后球队也会存在。在我之前就有凯尔特人,之后也一样。至于实力怎么样我不知道,但球队是会继续存在的。

奥尔巴赫:最根本,就是球员的生计取决于他们为球队做的贡献,而非个人。在这里效力一段时间后,他们就会这么觉得。

就拿比尔-沃顿来说,他在做自由球员的时候联系我,问能不能加盟。我就问他为什么要来,他说不仅是因为球队实力强,也是因为他可以跟队友好好相处。凯尔特人的化学反应和好名声是他想加盟的关键,我觉得就非常好。

他还在老东家效力的时候,就曾经去我办公室找过我,想为孩子要一些凯尔特人的T恤。在他眼里,凯尔特人才是球队应该有的样子。

于是,等到他加盟,表现就很好。有一天他说自己心情不好,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感觉为球队做的贡献不多。我就告诉他,“你已经在做贡献了。”他说自己得分不多,我就说,“你担忧自己的数据,那是庸人自扰。”

我告诉他,管理层不会在意他得了多少分,我们在意的是他只要做了贡献就行,这个贡献是他有没有及时回防,有没有认真的态度,有没有跑动空间,有没有传球。他又问,“你真的不在意我的得分吗?”我说,“真的不在意,这完全不会影响到你的位置。”

你都能看到他的脸顿时发光了,从那之后,他就变得完全不同了。他一直都很强,但不再提心吊胆之后变得更好更轻松了。他从不想着自己得分,而是想着是否能赢球,他想的是“我们”而不是“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