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手球队员石伟潸然泪下:我们太不容易了

有一群姑娘,她们一直在奋斗!有一群姑娘,她们一直在坚持!本报记者来到鞍山,就是为了看一看北京女子会四连冠霸主,坠落到低谷这12年来,如今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当姑娘们出现在赛场上时,记者眼前一亮。北京女手能打进会已属奇迹,而昨天下午,姑娘们居然差点挺进四强。北京队主教练石伟赛后与姑娘们一一击掌。当面对极少数来自北京的记者时,一向坚强的石伟潸然泪下……“姑娘们太不容易了!”石伟说。

如今的北京女子手球队,没有多少人关注。但这次她们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到了辽宁全运会鞍山赛区。看着她们,我不由想起了那个无比辉煌的中国女子手球的“北京时代”,那是北京竞技体育的骄傲。2001年广东全运会,女子手球比赛提前进行,记者赶赴比赛地点珠海。当时的珠海是一座相对安静的城市,生活节奏也没那么快。北京女子手球队带着全运会三连冠之威来到珠海,目标自然是四连冠。但是,当时的北京队已经属于比较困难的时期,大家都感到全运会四连冠这个目标实现起来非常难,但是一旦实现,将成就一段无比辉煌的历史。

为了能够实现四连冠,北京让当时刚成为妈妈的石伟再度复出,石伟也成为当时队中出了名的妈妈级选手。接着,北京又把远在丹麦打职业联赛的翟超请回来。而且,当时北京队中还有不少优秀球员,比如边锋张丽以及年轻的国手李洋。从队伍实力分析,整体实力有所下降,石伟和翟超并不是巅峰时期。

在九运会赛场,王琳玮率领北京队一路过关斩将,挺进决赛。决赛中经过惊心动魄的对决,北京队击败上海队,一举夺取冠军,完成了北京女子手球全运会四连冠霸业。那是一个无法超越的巅峰,从那以后,随着一代明星退役,北京女手实力急速下滑。

正是因为有那样辉煌的历史,记者才会对北京女子手球队给予关注,的确很想知道如今的北京女手到底是一个什么实力,即便下滑,会降到一个什么程度。

2001年全运会之后,北京女子手球队本应进行合理的人员调整,并大量培养年轻球员,但几名不错的球员离开球队,加上翟超和石伟彻底退役,北京队实力下降不少。石伟说:“2001年全运会时,我们老队员还在打,但是已经感到后备人才情况不妙了,人员储备出现断层了。相对而言,安徽、八一、上海和江苏在女子手球方面发展很快,我们没能赶上别人的发展速度。”

后来,北京队逐渐退出了国内一流强队行列。2005年江苏全运会,北京女子手球队拿到第五。2009年山东全运会,北京队拿到第九,成绩一落千丈。在别人的眼睛里,北京女子手球队已经沦落为一支弱队。这两届全运会冠军,都被八一队夺走。

辉煌时,运动队受到了北京市体育局的高度关注,但实力下降之后,不再有人关注。而且,走职业化改革道路方面,国家体育总局原小球运动中心和如今的手曲棒垒运动管理中心,并未吸取欧洲手球职业化经验而发展自己的联赛。后备人才的缺失和经济状况不佳,导致北京女子手球队有些积重难返。

昨天下午在鞍山进行的全运女手决赛阶段单循环最后一轮比赛中,北京队与上海队相遇。2001年九运会女子手球决赛,就是北京队对上海队,这是国内一对女手宿敌。

2001年全运会决赛北京队击败上海队后,上海队队员冲着平时关系都不错的石伟说:“我记你们北京队一辈子,压了我们几批球员。”如今是2013年全运会女子手球京沪对决,情况完全不同了。真没想到,北京队居然打到了冲击四强的程度。只要昨天击败上海队,北京队就将挺进四强。姑娘们打得非常顽强,上半时以9比12落后。下半时北京队攻防积极认真,在离全场比赛结束还有10分钟时,北京队追成了17比19,仅差两分。然而,还是经验丰富的上海队快攻效率高,最终以24比21击败了北京队,挺进四强。全场比赛,面对实力高于自己的上海队,北京队仅输了3分。12年的沉寂,没想到姑娘们这一次拼得这样出色。

未能打进四强虽有些遗憾,但我看到北京女子手球队的魂还在,北京女手还没死,只要运作得当,北京女子手球队依然有东山再起的希望。本届全运会后,就看北京市体育局能否重视女子手球队。北京女手拥有崛起的希望和潜力,只是太低的待遇和几乎枯竭的后备人才令人担忧。

石伟说:“在之前的预赛时,其他省市的人就说,你们北京队进不了全运会,肯定没戏,当时我心里特别难受。没有人支持我们,我觉得队员也特别可怜。”没想到,姑娘们打得很出色,北京队以预赛第五的战绩杀进全运会8强。石伟说:“这对于大家来说,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奇迹了,对其他省市和中心的震动都挺大。那么既然来了,就要打出气势,姑娘们做到了。”

谈到如今面临的困境,石伟说:“从2009年到2013年期间,我们二队已经没有人员可招了,说枯竭一点都不为过。如今三大球后备人才招生都出现了困难,身体条件出众的年轻人来到手球队就更难。因此,我们只能到外地招生,但说白了,外地特别优秀的人,也被各省市抢走了。如今这些球员已经是凤毛麟角,她们基本上是90后。比如1991年出生的吕梦雪、1990年出生的边锋李元元。还有就是接近30岁的栾征打了上届全运会,还是主力,李雪当时是替补,剩余的人都没打过全运会,人才匮乏让人特别着急。”

待遇低也是难以成功招生的关键,石伟说:“比如说我这个主教练,我一个月挣的钱,还不如我父母加起来的退休金多。栾征一个女孩子,快30岁了,一个月基本工资就2000多块钱,她还是主力呢。球队也一直没有赞助,球队经营非常艰难。将来她们退役后的出路以及找对象,最后结婚都是问题。别的球队用的都是肌贴,我们缠腿还是用胶布。看到我们很可怜,一些朋友资助过我们队,给我们买了一些服装和装备。我特别感谢这些队员,她们克服了很多困难,才走到今天。我在1984年就进入北京手球队,手球在北京一直是优势项目,如今真难……”石伟哽咽了,眼泪流了下来。

中国女手全国就13支运动队,后备人才都不是很好,但是安徽、上海、江苏都搞得不错,他们至少在运动员安置方面和待遇方面都还可以,八一队则是全国招生。石伟说:“我们北京队后备人才也就50多人,待遇机制缺乏吸引力,如果基层搞起来,比如说学校,这样运动员出路会多一些。”

赛场上北京队打出的横幅是:“铿锵玫瑰,异乡绽放,数北京大妞独领风骚;扬起风帆,过关斩将,看北京姑娘血战沙场;北京大妞,霸气!女手姑娘,最牛!”石伟说:“北京女手真的没死,将来她们完全可以成为一条龙,我们有信心,因为我们有辉煌的历史和经验。”在无人关心的角落里,默默无闻地奋斗,姑娘们的坚守比金牌更可贵。

东莞太子辉涉黄被拘遭绑中国游客安全文章回归家庭中国26人养1公务员国务院大人物被人肉两桶油获补贴超千亿MH370位置大致确定蒙冤叔侄出狱买宝马沈阳地铁骚动兰州居民诉水厂遭拒国家部委处长晒工资北京村民持刀抗强拆兰州突遭冰雹袭击曝奶茶妹妹追刘强东女演员柏青病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